莫斯汀

安喵日常簿[2]

补一下:安喵的主人安迷修,称为“安哥”٩( 'ω' )و





安喵最近有点不开心Ծ‸Ծ

这和他们家对门新搬来的住户脱不了干系。

安喵的主人,我们就叫他安哥吧。新住户搬来那天,安喵还挺兴奋,想看看一溜法拉利车队送来的新住户到底长什么样子,还猜测是不是美丽的小姐姐。安哥本来也挺高兴,一直坚持与他人友好相处原则的安骑士早早抱着安喵站在门口,想跟新住户打个招呼,顺便看看能不能帮把手搬家什么的。车上的人下来了,离得有点远,只能看到个颀长的背影。安喵不安分地呆在安哥怀里,左拱拱右蹿蹿。“喂那个个高腿长的,我们做个朋友吧!”要是安喵会说话,它一定会这么喊,但是它只能这样:“喵喵喵!”倒也成功引起了那人的注意。那人回身的一刻,安喵最先注意到的是那双星海一样的眼眸,眼尾上挑,刀刻般的五官配上微微上扬的嘴角,七分帅气三分邪气,愣是一个风流公子的模样。安喵正望着对方发愣呢,来人已经双手插兜大摇大摆走过来了。嚯这身高,安哥加上呆毛也不够吧。安喵思考ing。

“安迷修学长,好久不见啊。”

哦原来是安哥的熟人~安喵这下更来了劲,正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新邻居,却半天没听到安哥回应,正想拍拍主人的小臂提醒一下,猛然感觉到安哥整个人连带手臂猛地挣了一下,接着扭头扯开家门一头扎了进去。砰一声给了新邻居一个闭门羹。

啊?你问安喵?那不,掉地上了,脸朝下那种。

安喵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只觉得摔得眼前一片花。一双温热的手从腹下穿过,伴随着一声轻笑,它被人举起来捧到眼前。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哇塞虽然是个男人不过真好看啊,安喵被美色(?)迷住了。

“啧,还真是宠物随主人,一副傻样和那个呆头骑士一模一样。”

“喵喵喵喵喵!”╰(‵□′)╯


ps:消失了很久啊。。。对不起还在等这篇的小伙伴(土下座),阿汀之前考各种试来着还有学校的一些事情,弄得晕乎乎(=_=)现在还没有定下来,不过还是来继续写这篇啦,觉得写点什么也能转换心情哈哈😊另外看了一下,感觉不能分成上中下了,要不123这种吧(原谅我罗里吧嗦想写甜甜的日常)

以上!感谢一直等待的小伙伴٩( 'ω' )و

其实,卡卡的官方介绍是雷狮的堂弟吧?堂弟不是父亲的亲兄弟的孩子嘛。。。看到圈里好多文章都是说卡卡是雷狮同父异母的弟弟什么的。。不知道是私设还是误解了?

哎哎哎不是找茬不是找茬不是找茬!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๑˙ー˙๑)
就是最近在研究家谱一类的东西,强迫症犯了,想bb两句(๑• . •๑)

安喵日常簿[上]

动物pa
ooc归我
少量其他cp(瑞金卡埃什么的)
大概分三部分完结
ok?走着



安迷修是凹凸小区里一只特别的喵。

他很特别,不仅是因为他那出色的外形——一身顺滑柔软的卡其色皮毛,下颌还有圈浅褐色V形的毛,远看去像极了绅士的领结,还有罕见的薄荷绿眼瞳,这乖巧的模样十分讨喜。他出了名的好脾性也让人喜爱。不仅不仗着自己是成年喵欺负小奶猫,还坚持做好喵好事,有时帮老奶奶叼个报纸,有时帮小区里的喵弟喵妹赶跑来捣乱的恶犬。甚至有一次,在撞见有人追小偷时,非常勇敢地扑上去挠了那小贼一爪,成功阻挠了小偷狂逃的步伐,立了大功,得到来自失主的高级猫粮一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是一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浑身散发正义blingbling之光的好喵。他的主人对此很是欣慰,表示没有白费自己多年来的骑士道教导,并说自己给他起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就是为了将“坚持正义,讨伐恶党”的骑士精神发扬光大。

安迷修出色的外表和顺和的脾性让他很快就得到了小区里一众动物的喜爱,楼下的茶杯喵金和金隔壁的阿拉斯加犬格瑞,还有楼上的小黄鹂安莉洁,以及她的死党,素有“魔女”之称的百灵鸟凯莉。大家都很喜欢这只好看又彬彬有礼的喵,虽然因为安迷修有时候过分注重礼节,还动不动尬撩,让凯莉他们尴尬得一比,不过总体来说嘛,安喵的小日子过得还是很舒心的。

然而,这样舒心的日子,在对门搬来了新邻居之后,戛然而止。

突发奇想

“大家好,我是小猪佩奇!”
“大家好,我是小狗佩利!”(≧▽≦)

……

好像没什么不对???
佩利:“汪汪汪?”(●—●)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一天]雷安

ooc归我Ծ‸Ծ
he?



距离雷狮与安迷修第131次打起来还有24h

距离他们决定息战,并排躺下看夜空还有19h

距离他们互相讲述自己的过往经历还有18h

距离他们对彼此小小地“窥视”还有17h

距离他们试探地碰到对方温热的手指还有16h

距离他们第一次小心翼翼的唇齿相依还有15h

距离他们相视无言,各自离开还有14h

距离他们各不发声,却默契地拿起武器对抗创世神还有5h

距离他们一边撑着伤,一边大笑着讽刺对方还有2h

距离狂雷缠绕暴风,给予神座沉重一击还有10min

距离他们被愤怒的创世神用诡谲力量掀飞撞上墙壁还有60s

距离他们被诡异地笑着的创世神拿捏在手中还有30s

距离他们对彼此嘶吼最讨厌对方,再也不想见到对方还有10s















距离雷神原力与双剑原力,一齐又各自缓缓升空,沉默消散

还有1s

—fin—

阿汀的自言自语:嘛突然就想写个这样的小段子,雷安“朝菌”一般的感情,它是经过长期积淀的,在决战前的一天得到催化,在生命的最后爆发。但我个人不想把这种感情定义得太简单,所以我没有写520,他们也没有一生一世,所以1314残缺不全。不过。。。他们最后还是不坦诚地表露了心迹吧。(嘛其实也算一起了吧。。。小声逼逼)(凑开你就是不会写!Ծ‸Ծ)

嘛大家看看就好,喜欢的话会开心,若不喜也没关系,毕竟每个人看法不同,望不引战^ω^

[雷安]我要撩你呀

年下,类养成,私设如山
只是想写个温情的细水长流的故事,不知道怎么扯了一大堆(●—●)(文笔差还找借口)
ooc归我


五岁
“嘿,要进来避避雨吗?有刚烤好的点心哦。”男孩扭头看向旁边的青年,木槿紫的眼睛里倒映着那人傻气的笑,脸上的线条带着几分学生的柔软。

[傻乎乎的]他想。
“喂,这么好心还请我吃点心,不怕我赖上你吗?”
青年哭笑不得:“赖上?你的胃口又有多大?”
结果是,安迷修店长对着脸盆大的空托盘和一个抱怨甜点太少的孩童,怀疑人生。

十岁
“美丽的小姐,您今天也是如此迷人呢,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阳光般明媚的姿态倾——雷狮,不许偷吃给客人做的泡芙!马上给我从厨房出来!”

“嘁,安迷修,你是小女孩吗,居然把泡芙捏成小马的形状,恶....”

“你这小鬼怎么知道马儿的美!它们可是骑士惩恶扬善的过程中必备的元素!而且你应该叫我哥哥!”

舔干净嘴角的残渣,小鬼,哦不,雷狮,趴在柜台上定定看了一会儿那对因气愤而瞪圆的绿眼睛,慢慢吐出舌尖比了个鬼脸:“嘁,从你的小马抱枕小马饼干以及你身上的小马围裙上可一点都看不出你比我大十·二·岁啊安·哥·”눈_눈
“呵呵不懂审美的小鬼...怎么样,点心很·好·吃吧!”脑袋上顶着一个十字路口,安迷修笑眯眯。
“嗯...味道一般,形状糟糕...”孩子仿佛在认真思考。在成功地惹得安迷修呆毛耸立后,歪头舔了一下拇指指尖,绯红的舌尖配上一脸坏笑,微眯的紫眸流光溢彩,看得好几个年轻女孩都红了脸。

安迷修:“......”
这小子长大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小姐姐。

十五岁
“安迷修,我快饿死啦——”少年单肩背着黑色书包,塞着耳机,一手搭在桌沿,一手在手机上哒哒哒点着什么,不时抬头喊一声抗议自己的饥饿。

“你这臭小子,饿就赶紧回家吃饭啊,我可不信你这三少爷家里没保姆,整天往我这里跑是作什么妖,我感觉都快成老妈子了。”伴随着浓浓奶香而来的是一串唠叨,安迷修觉得自己对这个长了年龄也长了脾气的少年越来越没办法。一切都是从十年前那个雨天开始的,少年会时不时来到这家小小的奶茶坊,和他这个店长怼怼怼,或者吃光自己做的点心再做个鬼脸(安迷修觉得这才是雷狮的真正目的),他从少年口中了解到他并不是什么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这个最初的印象后来被雷狮笑话了好久),他那过分俊秀的相貌和仿佛贵族的傲气让人对他雷王集团三太子爷的身份毫不怀疑。但安迷修一直对此表示怀疑:谁家优雅的小少爷会偷吃点心还颇多嫌弃的?谁会毫不在意礼仪反而整天喊着要当海盗的?谁会在别人安静休息的时候故意在人脸上画画还揪呆毛的?谁会...“安迷修,本大爷的点心呢?!”

看,哪家小少爷让人做饭还态度恶劣的?

“来了来了大——爷。”不过唠叨归唠叨,他还是把手里的奶酥小点放到少年面前,还放上一杯热牛奶。“回家?我可不想看到雷老大那张蠢脸。”少年抬手拾了一块饼干放进嘴里,在看了一眼牛奶杯——上的小马图案后,猝不及防地猛咳起来:“咳咳咳!安迷修你多大了还用这么萌哒哒的杯子,恶...我都能想象出来你挂着个布袋,牵着一匹老瘦马,在夕阳下蹒跚的落魄骑士样了!”
“你这小鬼真是不懂骑士道的奥秘!骑士的形象是多么光辉balabala”

“得了吧再想当骑士还不是没马눈_눈”
“你才算了吧整天喊着要当海盗还不是没船(。•ˇ‸ˇ•。)”
“......”
“算了不和你这小鬼一般见识,点心怎么样?这可是新品哦!”欢快的语气显示了说话人的好心情。
“嗯,除了味道一般、形状太恶心之外,一切都好。”^ω^
“...雷狮你给我麻溜儿地gun...唔”→被塞了一块点心的店长先生
“不过嘛——做点心的人倒是不错。你觉得呢?”依旧一脸坏笑。
安迷修:“???”

十八岁
“雷狮你知道你几岁吗...”在不知道被雷狮偷吃了多少盘点心后,安店长死鱼眼地看着在柜台蹭网的青年。
“本大爷风流倜傥,一十八的年华。”眯了眯木槿紫的眼睛,挑眉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
“真是不懂你这小鬼,今天是你的生日吧。不回家庆祝吗?这个是个重要的日子啊。”
“今天我要留在这儿。”
“蛤?开什么玩笑,成年第一晚就夜不归宿,雷狮这什么套路?!”
“撩你的套路。”
(●—●)“雷狮你给我麻溜儿地出去,还有不许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更不许去祸害小姐姐们!成年了还不改改你那恶党行径,夜不归宿还想留在这撩我的小姐姐们,你真以为我没脾气?!”老实说安迷修对雷狮的成年是有“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喜悦感的,但这与他羡慕嫉妒雷狮吸引去了店里99%的桃花并不冲突。

“对啊,我成年了。”“嗯...所以我给你礼物了啊(๑˙ー˙๑)”
“可我想要别的。”
“什么?”
青年丢下手机,从高脚凳上轻盈跳下,像只优雅的猫。等他来到近前,安迷修才发现,这个一开始不到他腰部的孩子,已经比他高了近半个头,那婴儿肥的脸颊早已有了锋利的棱角,刀刻般的五官与冷冽的气质完美融合,木槿紫的眼睛依旧流泻着瑰丽的光,相较十三年前沉淀了更多东西,仿佛藏匿着细碎星光的浩瀚宇宙。

[这小子真是蓝颜祸水,这出去得祸害多少小姐姐啊...]在安迷修无意识盯着雷狮的脸这么想着的时候,雷狮已经俯下身,拂在脸上的气流让安迷修猛地回神:雷狮双手插兜,微俯上身,看着眼前两汪湖绿。

这是让他挂念了多少年的一双眼眸啊。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雷狮伸手盖住了那一双湖绿,在呆住的人的嘴角轻轻印下了一个吻,嘴唇微微开阖,好像羽毛拂过。

安迷修红透了耳尖。

在一片黑暗中,他听到那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他轻笑:“我说了,我要撩你呀。”

—Fin—

文笔不好,只是很喜欢这对,求大佬们轻喷!Ծ‸Ծ